一次失眠 (V/J) (2012電影版) (傻白甜甜甜甜) (第一人稱)

    我在昏暗的房間中驚醒,急促的喘氣聲在靜謐的空間顯得突兀。

    我不知為何驚醒,手下意識地往旁邊摸去,只摸到冰冷的床鋪。

    Javert呢?

    在腦袋來得及推測前,我套上睡袍走出臥房。

    「Javert?」我輕聲呼喚,走過幽暗的廊道,視線在月光和黑暗中搜索。

    「出去了嗎?」我納悶著,但停靠在車庫內外的汽機車和上鎖的門否定了這個問題。

    老天,大半夜的他會去哪?

    確認過前後院,客廳,廚房,廁所。我微打著呵欠推開書房的門。

    「Valjean?」Javert略低沉的聲線在門的嘎嘰聲後傳出,「你怎麼起來了?」他皺著好看的眉,月光像鎂光燈似地打在他未著衣物的胸膛上。

    我鬆口氣,走向靠坐在窗台上的他。「因為你不在旁邊,所以床鋪冷醒了我。」我說著環住他,將臉湊近那頭柔軟的灰髮,深深吸了口氣。我聽見他輕笑。

    「你睡不著嗎?」我問,下巴輕抵在他頭上。                      

    「有點,但我不想吵你。」他抬起手撫摸我的側臉。「所以我來這清理思緒。」他說,手指有意無意地撥弄我的睫毛。

    「有幫助嗎?」我問。現在他的手指在我唇邊。

    他又輕笑。「有的話我會讓你來找我嗎?」

    他似乎想撬開我的嘴,因為他的手指正在我的唇瓣上游移,拇指輕輕掃過我有著些許鬍渣的嘴角。不管他是有意還是無意,我可以發誓這個動作已經讓我開始興奮。

    我微張開嘴,門牙輕咬住他的食指尖。他笑了,這代表……

    「你知道我剛才在這裡想什麼嗎?」他抽回手,語調變得輕快,變得淘氣。

    「不知道。」我說,看著他轉過身面對我,那雙藍綠色的眼睛在月光下顯得清澈。

    他貼近我,直到我的背緊貼牆壁。我能感覺到他每一下呼吸的熱氣拂過我的臉頰。他凝視著我,嘴角向上揚起一種誘惑的弧度,接著以緩慢且曖昧的氣音說:

    「我在想,如果我們在書房,」他湊到我耳邊,那誘惑的弧度仍彎著,

    「你會,怎麼上我?」

    我得說,這話的威力讓我腦袋瞬間空白,而下面那傢伙則是瞬間硬起。

    他繼續看著我一會,接著起身像是要走出書房。

    不不不,點了火就想走人?門都沒有!

    我起身拉住他,一把將他扯回面前。「想去哪啊,警官先生?」我低頭要吻他,但他卻推開我的臉。

    「當然是回房睡覺阿,市長先生。您以為我明天不用上班嗎?」他推開我,行了個禮後便跑出書房。

    我當然是,

    立刻追出去。

    我衝回房間,發現門從裡頭反鎖,而且門外多了顆枕頭。

    「Javert!開門!」我輕輕敲門,盡量不讓自己表現得像被自己伴侶鎖在房門外的可憐蟲。「你知道地板一點都不好睡。」

    「那你睡沙發吧!」夾雜著戲弄的聲音從門後傳出。「我可沒聽你抱怨過沙發。」

    「但這不代表我喜歡睡沙發阿。」

    「哦是嗎?不知道是誰跟我一起在沙發做『事情』卻從來沒說過討厭。」

    我捏了捏鼻梁,不知該哭該笑。「那是因為有你阿。拜託,快點開門!」

    「那事情就解決啦,你就睡沙發吧,反正我和你一起待在同個屋簷下嘛。或是你去跟珂賽特睡也可以。」

    「別鬧了,我不會在大半夜的吵醒她。」

    「你確定你不會吵醒她嗎?」

    「我——」我止住了話,轉頭看了下走廊尾端珂賽特的房間。而她就站在門口,手裡抓著泰迪熊,眼神好奇地看著我。

    老天,我真想去死。

    「怎麼了嗎?爸爸?」她開口。

    「沒什麼,妳快去睡吧,小天使。爸爸……很快就能進去的。」

    「爹地又把你關在門外了嗎?」她說。

    「呃……妳說『又』是什麼意思?」

    「上一次他也把你關在外面阿。就是有個很漂亮的大姐姐來我們家坐在你腿上,然後爹地不高興的那次。」

    她…她…她看到了?!她看到我跪在房門外一整晚?!

    等等等等等!這完全是一場誤會!所謂『漂亮的大姐姐』是同樣也是同性戀的年輕女秘書突然跑到家裡坐在我腿上向我申請長假。而在我批准假期她要離開我的大腿時,正好被剛下班回到家的Javert給撞見了。而那女秘書又總是穿得很……清涼。

    「妳那時候還沒睡嗎?我記得那時候已經很晚了。」我可以感覺我當父親的尊嚴正一點一滴的流失。

    「我是睡了阿,只是想出去喝水,然後就看到你一個人跪在外面。」

    我聽見Javert的竊笑聲從門後傳出。

    可惡,等他出來或是我進去,我絕對會讓他整整三天,不,一個禮拜都下不了床!

    「所以今天也有大姐姐坐在你腿上?」她問,皺起眉頭。

    Javert竊笑得更厲害。我寧可去親地板也不想解釋為什麼會被關在門外。

    「不,甜心,爸爸不是因為有人坐在我腿上才被爹地關在門外。」我的天阿。

    「那是為什麼?」她又問,走到我面前,手拉著我睡袍下擺。

    「......妳問爹地吧,我相信他會給妳一個非常好的理由。」我說,極為用力地敲敲門。

    「爹地,為什麼不讓爸爸進去?」她用安娜敲艾莎房門的節奏敲了敲門。

    「因為如果我放你爸爸進來,那麼我明天就不能和妳一起吃早餐了。」Javert回答。

    「為什麼?」她又問,語氣很擔心又很好奇。

    「因為我會一整天都躺在床上下不來。至於為什麼會下不了床,等妳長大後就會明白。現在,妳該去睡覺了。Valjean?」他說,敲了兩下門。

    我嘆了口氣,抱起珂賽特。

    「好吧,那爸爸只能睡外面了。因為我想和爹地一起吃早餐。」珂賽特無奈地說,「爹地晚安。」

    「晚安。」Javert的聲音多了某種勝利的得意。

    我將珂賽特輕放上床,並替她和她的泰迪熊蓋好被子。

    「爸爸。」

    「什麼事,親愛的?」

    「你不會讓爹地下不了床,對吧?」

    不,我會的。而這得怪爹地他自己。「嗯……這得看爹地的表現。」

    「我希望不會。因為這樣他就可以保護大家,也可以保護你。」她說,瞇眼打了個呵欠。「晚安,爸爸。」

    「晚安,我的小天使。」我親了她的額頭,對她微笑。

    「還有雨果先生。」她將泰迪熊遞到我面前。我當然向那隻熊道了晚安並親了牠的額頭。

    我走出房間,輕輕地帶上門。嘆了口氣,撿起門口的枕頭,往客廳走。

    有點彈性的沙發和冷冰冰的地板,你會選哪個呢?

    我將枕頭扔上沙發,調整了個較舒服的姿勢後便閉上眼睛。

    希望明天別落枕。

隔天

    我睜開眼,發現自己不在沙發上。該死,我一定是滾下去了。而且怎麼感覺旁邊有什麼軟軟的又暖呼呼的東西。

    Javert?

    我更仔細地看了看拿我的手臂當枕頭,縮在我身邊正熟睡著的人。沒錯,是Javert。

    要不是手麻掉傳來了刺痛感,我一定會以為我還在作夢。

    「沒想到你真的滾下來了。」在我還煩惱該動還是不該動時,他突然開口,只是沒睜開眼睛。

    「你什麼時候過來的?」我問。

    「在你從沙發上滾下來之前。」他說著往我這又縮了縮,「在我發現旁邊少了一個人可以靠會讓我睡不著之後。」他睜開眼,和我四目相接。

    我輕笑。「那你不該把我鎖在門外。」

    「誰說你是那個可以給我靠的人?」他撐起身子,「可以給我靠的滿街都是。」

    「哦,是嗎?」我挑起眉,手撐著頭。

    「當然。」

    我伸手勾住他的脖子,往下拉。「可是只有我和你待在同一個屋簷下。只有我能。」我吻住他,手滑進他柔軟的髮間。

    「早安。」我說,扯開嘴角。

    「早安,市長先生。」他說,低下頭繼續剛才的早安吻。

    只有我能,擁有你,和你在一起。


END

评论
热度 ( 13 )

© 一打刺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