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的故事 (J的故事 AU) (V/J) (嗯...大概算偽ABO吧(只取O部分)(雙性人設定注意)

===解釋一下===

※如果還有任何問題請留言提問

這個故事的部份設定和標題是採自中村明日美子老師的漫畫【J的故事】。大家可以去google一下,這系列真的是非常的棒。當然,瑪麗蓮夢露的設定部分改掉了。(我相信我們都不希望小警察模仿夢露還長得像夢露)

這裡的J就是Javert,但現在還不會用到Javert這個身分。在這個故事他的本名就是J。

J是Chabouillet的養子

Jean是Bienvenu的姪子

-------正文開始--------

       晴朗的海邊,我和我心愛的珂賽特手挽著手在滾燙的沙灘上並肩漫步。刺眼的陽光讓她金白色的長髮更加耀眼,湖綠色的雙瞳此刻慵懶地凝視著滾滾浪花。

      「你愛我嗎,馬呂斯?」她問,柔和的聲音好似在天邊翱翔的雲雀。

      我微笑,親吻她被太陽曬得暖暖的頭髮。

      「當然,吾愛。不然我就不會向妳求婚了。」我看向她纖白手指上那閃亮的戒圈,幸福感頓時無比洋溢。

      這時,她的手機響了起來。她扮了個俏皮鬼臉,接起電話。

      「是誰?」我在她微笑結束通話後問。

      「嗯...我媽咪。」她回答,表情變得有些鬼靈精怪。

      「咦?妳不是說妳只有兩個爸爸嗎?」我不明白的看著她因為我的不解而朗笑。

      她握緊我的手,身體依偎著我的手臂。

      「嗯…我有一個爸爸和一個爹地。但生下我的人......」

      她稍稍賣了幾秒關子,然後再度緩慢卻輕巧的開口。

      「是媽咪,也是爹地。」

 

第一章

      「你要乖乖的,J。」

      媽媽總是這麼對我說。在房間,在客廳,在院子,在每一次她看著我哭泣的時候。雖然我不知道她為什麼哭,但我總是會緊緊抱住她。

      「我會乖乖的,媽咪。我保證。」

============================================

 

      「校內禁菸。」

      他不必回頭也知道是那個死板板優等生。

      吐出最後一口輕快的煙,他將證據扔到地上踩熄。

      「怎麼?要跟我一起翹課?」Valjean有些諷刺的說。

      J不理他。「只是來確認。」說完,便轉身離開,直長的金髮在背後飄晃,像柔軟的披肩。

      釉綠色的眼睛掃了幾圈暫時無人的中庭,他笑了一會,然後在督察趕到前悠哉的離去。

      

      「欸欸你看,J又和Chabouillet督察走在一塊了。」

      「優等生嘛,和督察走在一塊有什麼好稀奇的?」

      「你難道沒聽說嗎?」

      「什麼?」

      「就是J和督察其實是那種關係阿。」

      「你這一年級的少聽人瞎說了!什麼那種關係阿,J他可是Chabouillet督察的養子。」

      

      Chabouillet督察總特意挑這個時候拉著養子在校園裡照得到太陽的地方來行點光合作用。這麼做呢,多半是為了J——雖然他本身早就養成了散步這個習慣。J太蒼白了,有時候在陽光下猛得一看會以為他全身發著不尋常的白光。說是天使也不完全,說是幽魂也未免過份。僅管這份蒼白和J十分相稱,但這樣的白皙老是會讓督察顧慮著養子的身體狀況。

      J呢,一如既往,美麗的詩集捧在手裡,專注的眼神汲取著裡頭優雅的辭藻。

      「唸來聽聽吧,J。」Chabouillet要求。

      後者頓了頓,稍稍潤潤喉嚨。

 

 

    然後深紅的花瓣睡著了,然後白色的;

    宮殿外步道旁的柏樹不再搖曳;

    斑岩噴泉裡金色的鰭不再閃爍;

    螢火蟲醒來,你也跟著我醒來。

 

    然後乳白的孔雀垂首彷彿幽靈,

    彷彿幽靈她向我發出微弱的光。

 

    然後大地躺著如戴納漪迎向星輝,

    你的靈魂也全心全意向我開放。

 

    然後寂靜的彗星繼續滑落,留下閃光的犁溝,

    如你的思想,在我體內。

 

    然後百合收攏起她所有的甜美,偷偷溜進湖心深處。

    所以卿卿,你也收攏起你自己,溜進我的懷中並且在我體內溶失。[註1]

 

 

      Chabouillet不是個浪漫的人,從來就不是。對於這樣的詩作,他所理解的也就僅限於彗星會在空中滑落。J也知道養父的軍人腦袋對這種情詩沒什麼反應,但他還是很喜歡給Chabouillet唸詩。他覺得,或許聽久了,哪天這顆鐵心上能育出一朵薔薇也說不定。

      「宿舍的狀況還好嗎?」Chabouillet問。

      J思考了幾秒後回答:「一切都好,父親。」他猜想著這個問題的目的。

      「Jean Valjean那傢伙沒給你找麻煩吧?」Chabouillet又問,語氣明顯地尖刻了些。

      他猜對了。或者說,想也知道。

      「他沒有,父親。」J平穩回答,不著痕跡地弄出了一個微笑。

      Chabouillet懷疑的看著他好一會,好像再多看幾下,他的養子就會突然大哭,然後對他坦承他的室友是如何不人道的凌虐他。

      最後他輕哼了一聲,在J平常的笑顏下收回了他的疑心。

      「諒那兔崽子也沒那個膽量欺負你。」

      J再次輕笑,詩集也再次回到他眼前。Chabouillet雖然欣慰這個孩子百般用功,出色的成績和良好的品行給他添了不少面子。但......

      「好了,書呆子。就陪我這老頭子多聊聊天嘛,詩又不會跑掉。」他故意拿走那幾乎黏在J臉上的書本,「想想看你就快從這裡畢業了,到時候可就沒人陪我散步了吶。吶你說,誰敢跟我這個凶巴巴的督察走在一塊阿?」

      「您忘啦?還有Bienvenu先生陪您呢。」

      「哼!誰要和那個被上帝從天上扔下來的老頭子一起散步阿?這樣會顯老的!」Chabouillet好像自己是個二十出頭的姑娘擔心哪裡生了皺紋似地,摸著自己粗曠老成的臉,棄嫌著這所學園的董事。

      剛才到底是誰叫自己老頭子來著阿。J無言地在心裡吐槽,但還是因此笑出了聲。

      「那還真是抱歉我讓您顯得更老了,督察先生。」

      J扭過頭,赫然看見Bienvenu主教不知道什麼時候跟在了自己旁邊,笑吟吟的臉讓J看了不禁汗顏了一把。

      「主教。」 J幾乎是憋著笑的向這位身高只及他肩頭的男人問好。為什麼憋著笑呢?因為他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

      Bienvenu微笑,同樣帶著笑意的亞麻色眼睛看向J。「日安阿,J。Jean沒給你添什麼麻煩吧?」

      怎麼兩個人都問一樣的東西阿?「沒有,先生。」

      「你家那兔崽子要是敢,早就被我打死了!」Chabouillet突然插話,語氣憤慨,絲毫沒注意到Bienvenu看著他的笑容更加和藹了些。

      J完全注意到了,他暗暗決定晚些時候再拿回詩集。「我想起來我必須去還書,晚點見,父親。」說完,沒等Chabouillet答話便掉頭離去。在他前腳剛離開的同時,一陣細微的求救聲從背後傳入耳裡。

      孽緣。

      他自顧自地笑了起來。

 

TBC

[註1]取自丁尼生【公主】

评论
热度 ( 6 )

© 一打刺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