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惨世界】灰姑娘 (對就是那個灰姑娘AU) (V/J) (超超重度OOC注意少女鯊出沒)

    水藍色。

     「謹記,魔法的時效只到午夜十二點,當最後一聲鐘聲結束,魔法就會全部失效。」

     閃亮的玻璃鞋。

     「這樣就足夠了。」他說,讚嘆的語氣有著說不出的滿足。

     輝煌的城堡,通明的燈火讓人分不清晝夜。悠揚的樂聲,歡愉的笑聲。

     奇幻的舞會。

     公主就在那,和她帥氣的新郎在舞廳中央共舞,兩人的目光都離不開對方,每一次竊語的巧笑,每一次優雅的旋轉,一舉手一投足都表現出對彼此深深的愛意,羨煞旁人。

     他觀望了一會,露出不明顯的笑容。僅管他的內心十分喜悅,但表明情緒並不是他所擅長的。

     樂聲逐漸變化,其他人紛紛投入舞池,紳士淑女相貼著搖擺,繽紛的舞裙讓人眼花撩亂。

     他並沒有加入,只是靜靜地站在一處不顯眼的角落,手裡托著一杯從侍者那取來的香檳,滿心喜悅地沉浸於這歡樂的氣氛裡,淡藍色的眼睛裡盡是說不出的滿足。

     「您不去跳舞嗎?」一個聲音說。

     他轉過頭,除了一位身著高貴的中年男人,沒有其他人站在他旁邊。

     「您是在跟我說話嗎,先生?」他禮貌地詢問,臉上出現一點羞怯的紅暈。

     「這個不意被人查覺的角落除了您這位迷人的美人,還有其他人嗎?」那人輕笑了下。

     「不,先生,我不迷人,更不是什麼美人。」他說,緊張地啜了一口香檳。「我不去跳舞是因為我不會跳舞。」

     「這麼說,你從來都沒跳過舞嘍?」

     他點頭。

     那人又笑了下,接著移動腳步走至他面前,溫柔地接過他的酒杯,放上侍者手裡的托盤。綠色的眼睛閃著耀眼的柔光。

     「那麼,我能教你怎麼跳舞。」那人伸出手,溫柔地微笑,

     「我能否有這個榮幸擁有您的第一支舞?」

     他忍不住笑了,臉上的紅暈因這熱切的目光而加深,但他沒察覺到。他將手遞了上去。

     他領著他穿過人群,進入一側無人的廊道。

     「我們不在舞廳跳嗎?」他問,拉著裙襬不讓自己絆倒。

     「哪兒都能跳舞,不一定得在舞廳。」那人回答,接著停在一處玻璃門前。門後是一座幽靜的花園。

     那人左右張望了會,接著轉開門把。屬於夜晚的清香徐緩地飄來,月光輕盈地灑落上整座花園。

     「我以為這裡不開放?」他問,被美麗的夜色吸引而走進花園。

     那人關上門,輕輕地從後頭握住他的雙手,緩緩地帶著他轉過身,接著一隻手扶上他的腰側。

     「破例。」那人輕聲道,附帶一個神祕且迷人的笑容。

     他領著他輕柔地搖擺,帶著他跟隨自己的步伐。每一次轉圈,他們都更貼近彼此,吐息也更加地急促。

     「你...到底是誰?」他問,聲音輕柔像是夢囈。好像身在夢中。

     那人又笑了。「你覺得我是誰,我就是誰。」

     他也笑了,心跳飛快。「或許你是王子?」

     「嗯...我曾經是。但如果你覺得我是王子,那麼我就是王子。」

     一個轉圈。

     「那麼,你...又是誰?這位既不迷人也非美人的先生?」

     他也露出神秘的微笑。「你覺得我是誰?」

     「喔,肯定不是公主。」他調侃道,接著又想,「或許你是個幻影,下一秒可能就會從我眼前消失,?」

     「如果你這麼覺得,那麼我便是幻影。」

     那人停了下來,兩人輕輕地喘息著。

     「如果你下一秒就會消失,那麼我得留住你最後一秒。」

     那人輕柔地捧起他的臉,綠眼溫情地注視著那雙清澈的藍眼。

     「好美的藍色。」

     語句的結尾落在夢一般的親吻上,剎那間,時間不再走動,世界停止了運轉。就像夢一樣,只有彼此,四周寧靜。

     中斷夢的,是一陣鐘聲。他回過神,仙女的警告像鐘的回音一樣在腦中徹響。

     「我得走了!」他驚慌地說,奔向玻璃門。

     「不!等等,才午夜而已!」那人也驚慌地追上前。

     「所以我得走了!」他奔過無人的廊道,擠出擁雜的人群。他可以感覺到魔法正隨著鐘聲一點一滴的消失。

     他快速地走下階梯,且料因倉促而跌了一跤。而當那人追上前,正想要扶起他並挽留他時,他慌忙地重新站起來,那人的指尖擦過他束起的頭髮,勾掉了水藍色的髮帶。

     「等等!」

     他並未留意,一心只想趕快離開。

     馬車遠去,那人拾起剛才勾住的髮帶。

     「爸爸!」

     他轉過頭,看見公主正提著裙子朝他走來。

     「您沒事吧?那位姑娘是?」

     他搖頭,垂頭看著手上水藍色的髮帶。

     「他不是姑娘。」他說,

     「馬呂斯呢?我以為你們在跳舞?」

     公主笑了下。「哪可能整夜都在跳舞,他正在接受他朋友們的”祝福”。您真的沒事嗎?」

     他再次搖頭,不大成功地露出微笑。「只是有些累了。我先回房休息了。再次恭喜妳,公主殿下。新婚愉快。」他輕吻公主的額頭,接著轉身踏上階梯,消失在大門口處。


TBC

评论
热度 ( 16 )

© 一打刺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