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lvert】事已過三 THREE WAY or another (V/J) (三隻逃犯)

        這一定是主在懲罰他,懲罰他不珍惜生命。

 

        「Javert你這條子屁股怎麼還是那麼翹啊!」

 

        不……他其實沒有被救起來,這裡還是地獄。

 

        「Javert您的容貌依舊美豔動人吶!」

 

        對,這裡肯定一定絕對是地獄,還是最底的那層。

 

        「Javert親愛的你還好嗎?」

 

        嗯,三個魔鬼

 

        「他們倆個是怎麼回事?」他質問面前那個關心他的男人。

 

        「我不知道!那天去救你的時候他們就在橋上了。」後者答道,但實際上和他一樣困惑。

 

        員警幾乎像是腦袋要爆掉一樣雙手抱頭:「這是噩夢!已經有一個你了,現在又多了兩個!兩個!

 

        他撲向那個看上去和他一樣年邁了些的Valjean,揪著他的領口搖晃他:「快點告訴我這是噩夢!快告訴我那個不是24601!那個不是Madeleine!」

 

        被指責存在與否的兩人相視了一會,然後向被質問的那個看齊。

 

        「嘿嘿嘿,Javert!親愛的。你冷靜一點!在你昏迷的期間我和他們確認過了,而我也只能告訴你那位就是24601——這只是代稱老兄,區分區分我們彼此嘛別生氣——,而那位就是曾經的市長先生——退後!不准親我Javert的手!退後!」

 

        「老先生您不能這樣佔有著他,再怎麼說他也是我的探長阿。」Madeleine以一種迅速且不失優雅的方式從Valjean懷裡拉走了Javert,並擁進自己懷裡。

 

        「美人哪!我不會再離開您了!暫別的三日已成過往,我將繼續兌現你我之間的承諾——」

 

        一個轟頂的巴掌打斷了接下來那些早年會讓Javert迷失方向的花言巧語。

 

        「你還有臉跟我說那三天?!是誰說三天就會回來?!你有回來嗎?!沒有!你!沒有!回來!」Javert用力搖晃他,看上去就像是個罵街的潑婦。

 

        年長的Valjean花了一些時間才想起了那個承諾,而他確實遺忘了那個信口的承諾,但也只能慶幸自己不是被針對的那個。

 

        「什麼三天?」身穿獄服的男人皺著眉頭,對於自己沒有參與的未來充滿著疑問。

 

        Javert停頓下來,緩緩地將視線轉向滿臉無辜及困惑的24601;年長的Valjean在後面則是不停地搖著頭,用嘴型說著:「NO!!!」

 

        「你們都一個樣!一個棄保潛逃!一個滿口謊言!一個到了最後還說愛我!你們這些Jean Valjean!」

 

        Javert氣不過,一把推開面前的人,摀著臉衝上樓去了。

 

        在甩門聲後他們互望著彼此,皆是面有菜色。

 

        「我們…要去安慰他,對吧?」24601說,但他不太確定,因為他所擁有的記憶告訴他Javert是個難搞的人。

 

        「我去吧,因為你太…沒情商,然後,你,太多機會。」Madeleine對著Valjean扮鬼臉,邁開踏上階梯的步伐。

 

        「給我站住。什麼太多機會啊?你才是那個有過機會自己卻搞砸的人好嗎!」Valjean一把將他拉回了原地,

 

        「而且要不是你提起了那個保證——三天!看在麵包的份上你就不能說點別的嗎大情聖!」

 

        「哼!我提起的又怎樣?到底是誰逼得他不得不去自殺!」

 

        「你——等等,24601呢?」

 

        24601在兩人爭執不休時偷偷溜到了樓上,他發現只有一間房間門是關著的。

 

        他本想直接開門,在手握上門把前頓了頓,而後改為敲門。

 

        「Javert?」

 

        「滾開!麵包賊!大騙子!」

 

        「你知道一般情況我會直接撞破門,而且我都敲門了我覺得你的口氣可以再好一點。條子。」

 

        Javert吸了吸鼻子:「那…那你一句話不要說那麼多”我”啊。」

 

        門外的24601笑了笑:「拜託,你先看看我穿什麼再來要求我的文法好嘛——欸欸我聽到笑聲嘍。這你可不能反駁。」

 

        「我…我還在生氣!你也是麵包賊的一員!別以為肌肉發達我就不知道你賊頭賊腦!」

 

        正如Madeleine所說的,這個時期的24601情商十分的低,腦袋大抵上都是,

 

        「……好吧,被你看透了。我上來是想和你說我其實不介意四人行——」

 

        「四人什麼?!」

 

        「沒事!他的腦袋被監獄悶壞了主教還沒給他換個新的不要理他。嘿Javert親愛的你還好嗎?我很抱歉那個呆子提起了那件事,你必須明白身為一個逃犯我真的分身乏術。請原諒我,吾愛。」

 

        Valjean死命遮著24601那張口無遮攔的笨嘴,一邊誠心誠意的道歉;Madeleine死命制著他的四肢,肌肉從隱藏一切的禮服下繃起結實的線條。

 

        Javert背靠著門板,只有闔著雙眼他才能平心思考。

 

        他們認識彼此多年,仇視、誤解、相愛、死亡,儘管在晚年時這個男人從不停歇地對自己訴說、表達不止不盡的愛意,但多半時候,他自己仍思索著他們其實本不應該出現在對方的生命裡。Javert的悲觀迂迴於自己造就一切的固執、忠於本能的對錯與否以及那試圖改正一切的男人,這導致了他的世界崩潰,將他推向了死亡。

 

        多少次身邊的人讓他放棄、放下?而他又為什麼苦苦追尋?

 

        「Javert?」

 

        暗湧黑河波濤不斷,無聲的留戀回應著招手的死亡,淹沒口鼻的泥沙……

 

…逃離…逃離那個…世界…….

 

        「為什麼…要救我?」

 

        三個人停止了制止及掙扎,他們彼此交換了幾個憂心的眼神。

 

        在他們合力救起Javert時,這個絕望的人在昏過去前就對他們呢喃過了這個令人心痛的問題。

 

        Valjean並不意外這個問題會再次被提出,他自己也老想著究竟是什麼將他帶到了橋上,相識了過去的自己們,目睹了墜落。

 

        『…我已…無路可退…逃離…逃離那個世界……』這是墜落之前他們所聽見最後的低語。

 

        「哎!夠了!我對你夠有耐心的了條子!現在我要撞破這扇門,反正那個老頭子會修好它。」

 

        「嘿!」

 

        24601撞開兩人,十分輕鬆地就把門給撞了個破爛。他不管Javert是否還在驚嚇中或者情緒障礙,直接把那個坐在地上的前警探一把拉起,然後給了一個深深深的吻。

 

        「欸!!!!!!!!!!!!!!!!!!!」

 

        「欸!!!!!!!!!!!!!!!!!!!」

 

        24601豎起中指要他們閉嘴,隨後投入於自己製造的『機會』裡。

 

        「臭小子你以為對我們比中指就有屁用嗎!就算這是你的初吻我也不能接受啊!」

 

        Madeleine忍不了多久就衝上去分開兩人,滿臉醋樣地怒瞪著同樣十分不滿被中年的自己打斷的24601;Javert在Madeleine背後發楞,他內心所受到的多重衝擊讓他看起來像正要被馬車撞上的人一樣驚呆。

 

        對啊…和24601這的確是頭一回沒錯。Javert回憶著,那時他們彼此仇視,多少回24601見他那眼神簡直像在說『我不用脫手銬就可以徒手就把你那張小白臉給打爛』。而且,當你對這個人的第一印象是個『賊』,說真的,你會想和這個人發生一段關係嗎?不會!

 

        如果他那時候親上來可能已經被我打死了。想到這,前警探自顧自地笑了起來。

 

        「你看你,你害他精神錯亂了!」Madeleine說,「別擔心Javert,我這就來讓你恢復正常!」

 

        「喂喂喂!你想幹嘛?」Valjean出聲喝止。

 

        「好了別吵了。」Javert開口並示意Madeleine往前一些。

 

        他繞開Madeleine走向24601,後者雖然情商不高,但也從那雙向來寒漠的藍眼裡看出了什麼。

 

        「謝謝。」他說,身子探前給了24601一個輕巧的吻。

 

        「哈,不客氣。」24601說,咧開了嘴。

 

        「然後最好把這扇門處理好,限你們在我睡前弄好。Valjean,這間房間之後歸我喔。」

 

        「…什麼意思?」被醋意衝破腦袋的Valjean迴路相當的緩慢,他現在還瞪著一臉得意的24601,眼神充滿許久未有的殺意。

 

        「就是你和他們兩個睡,我自己睡就可以了的意思。好啦,祝修門愉快。」

 

        「咦?!!!」三個人不約而同發出嫌棄的聲音,Madeleine一個箭步追上前,

 

        「等等!為什麼我要和兩個年紀懸殊的自己睡?難道不應該是我和你睡嗎,Jav——」

 

        那般漠不關心,藍色的冷酷,Madeleine在結凍前便止住了話。

 

        「你,有什麼意見嗎?」

 

        「不…不好意思,沒有。」貴為市長的Madeleine立刻九十度鞠躬慢慢倒退。

 

        「很好。」Javert對他淺淺一笑後跨過地上的殘骸下樓去了。

 

        Valjean們再次獨處一室,他們誰也不看誰,只是一同望著早已離去的背影。

 

        「那個…我可以問Javert的初夜——」

 

        「閉嘴!!!!」兩人同時喝道。


评论 ( 20 )
热度 ( 26 )

© 一打刺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