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lvert】有個警察睡錯了床 (Valjen/Javert) 7/2

3.

    Jean並不意外他回到家時那個意外的訪客早就離開了。但對於愛心早餐一口都沒被動到,他不免感到有點小小的失落。

    他幾乎一整天都在想那個糊塗蛋起床之後的反應。他真的以為那個人至少會吃過早餐再離開,留句道歉的話在紙條上之類的。

    但那個人就這麼離開了,什麼都沒動,只留下亂糟糟的床鋪給他收拾。就好像稍縱即逝的幽魂,或只是個來下榻的過客。

    Jean垂眼望著那凌亂的被窩,正面倒了上去。

    除了一點自己的味道和濃濃的酒味,還有那個人的味道。一股咖啡的淡香。

    「他到底是誰呢?」他捧起晚安小熊軟蓬蓬的臉,問道。

    就在這個時候,他的秘書用電郵傳給他一份檔案。

    「阿,真有效率呢。下次對她好一點好了。」他輕笑,打開文件。

    每瀏覽一個信息,Jean的笑容就越深。

    半晌後他關上了手機,輕輕地將它捂在胸口。

    「找到你嘍,冒失鬼。」

    他再次捧起晚安小熊,給了它一個輕巧的吻。




    Javert過上了宿醉的一天,這種讓人厭世的頭疼讓他幾乎要忘了自己早上是在一個陌生人的家裡醒來的事情。幾乎。

    「Whoa, Boss! 是你那時候堅持要玩丟乒乓球的阿。」E無辜解釋。

    他反駁自己不可能因為幾杯啤酒就斷片整個晚上。

    「不是啤酒阿,你說換成伏特加比較有挑戰性。」R不慌不忙地給他打臉,用上那副從容的嘴臉讓Javert的頭更加的疼。

    「你們大可阻止我阿!」你們害我跑進別人家睡覺!!!Javert邊揉著太陽穴邊申請逮捕令。

    事實上ABC們老早就見識過他們的上司喝醉時的瘋狂指數,所以在Javert嚷著需要更有勁的東西時他們才沒有阻止反而遞了好幾瓶給他。

    「阿波羅阻止過您啦,但您就是”以法律的名義”把我們嚇得不敢靠近阿。」Combeferre把紙送進碎紙機,推推眼鏡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

    Courfeyrac偷笑太大聲了所以用巡邏的藉口跑開了。

    「去看看Instergram吧, Sir…..Courfey等等我!」Jean Prouvaire說完這句終於也忍不住跑去巡邏了。

    Javert發誓,以法律和他糟到爆的酒品發誓,他絕對不會再和這群臭小鬼去喝酒了!!!!!!


    他回到家,迎接了他在機構那領養的退休警犬的「 噢天阿你回來了我好想好想你喔主人」的撲抱。他現在住公寓,平房對他來說太大了,有時候他的狗和他玩捉迷藏得花上半天的時間,前提是他的狗還不會趁他不注意的時候換到他找過的地方躲。

    他洗完澡,套上印著蝙蝠俠Logo的T恤和短褲,走進廚房去搗鼓出他稱之為晚餐的東西。一份微波的起司通心粉和一杯冰水。

    「總感覺自己像個小孩。」他盯著熱呼呼的通心粉,這麼說。

    法官——狗的名字——在以光速吃完狗食後跳到沙發上,對著他滿嘴通心粉的主人蹭了一把。

    「噢,對喔。」

    他打開電視,轉到新聞台。對,他的狗喜歡知道哪裡發生了什麼破事。Javert把這解釋為或許他的寵物和他一樣只是不想和社會脫節。

    他們一起看著那個漂亮的女主播連珠炮地描述事情,有時候他們會同時嗤之以鼻,有時候他的狗會對著新聞上的狗亂叫哈氣,有時候他會很著迷地瞧著幾個被訪問的帥哥。

    在他喝完杯子裡面已經不冰的水時,他的狗很不正常地在一則沒有任何狗出現的報導中咆哮。

    「哇噢小子,肅靜!我不想為了幾隻電視上的狗應付房東阿。」Javert闔住法官的下顎,等了一會後趕緊看到底是什麼報導讓法官這麼興奮。

    那是今晚在市政廳舉辦的慈善晚會的報導,主辦單位是那間人盡皆知的知名企業,主辦人則是該企業的總裁。在場的記者正在採訪他。

    Javert入迷了。

    不過他當然不會像見到男神的小迷妹一樣尖叫連連,他只是靜靜地看著,或許他的臉有泛起一點潤紅,但他只是靜靜地看著那副迷人的臉孔,聆聽著那流入耳裡的沉緩聲線。就像在欣賞一幅傑出的畫作,或是優美的樂曲。

    不知道為什麼,他突然想起來早上的事。

    「...等等,那我這樣算私闖民宅嗎?」

    他看著法官,唐突地問道。法官只是回望他,完全不知道他主人在說什麼。

    他想起來自己很倉促的就跑掉了,什麼道歉的字條之類的都沒有留。

    「Guilty?Or not?」

    他又問,即使知道法官根本不會回應。

    Guilty。他在心裡判決。

    「...可...我不記得那是哪裡啊...」

    新聞主題曲壞氣氛地大聲響起。

TBC

评论 ( 9 )
热度 ( 14 )

© 一打刺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