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慘世界】當市長先生欠警察家暴的時候 (很作死的V/J)


19年後的初次相見的時候:

J:「請叫我Javert,我任您差­­­­­遣 。」

V:「哦?任我差遣?(邪笑走近)」

J:「呃…市長先生?(後退一步)」

V:「那麼,可以請你解開扣子,脫掉......不,穿著好了,然後趴在那邊的桌——嗚噗!(右勾拳,倒趴在地)」

J:「下流!變態!馬德蘭混蛋!(揪住衣服,一拳一拳打)」

(在Javert憤然的攥著沾血的拳頭離去的半小時候)

員工:「市長先生!請您——您流鼻血啦!!!」

V:「阿哈哈,這不要緊啦!我只是剛剛撞到牆壁而已。(缺顆門牙的笑容)」

員工(早就聽聞一切):「都不知道該從哪吐槽了,警察家暴市長應該要怎麼報警?」

扛起馬車救了人的時候:

J:「您讓我想起了一個消失的假釋犯,」

V:「別吞吞吐吐!有話直說!」

J:「原諒我,先生。我不敢。」

V:「要我原諒你很簡單,只要告訴我你家地址,好方便我夜襲——嗚噗!(上勾拳,向後倒地)」

J:「去你的混蛋市長!(多採兩腳,轉身離去)」

驚愕又無奈的市民們:「白眼狼市長,做不成好情郎」

為了芳婷而爭執的時候:

V:「等一下,Javert。我相信她的說詞。」

J:「市長先生!」

V:「你已盡到你的職責,跟我回家去吧!」

J:「市長——蛤?」

V:「跟我回家吧?我好想你,親愛的Javert。」

J:「市長先生……(有點心軟)」

V:「我好想念你敏感的身子和撩人的呻——嗚噗!(警棍敲擊,頭破血流倒地)」(所以已經睡過了?!?!)

J:「自己滾回家吧!(臨走前多踹兩腳,臉紅憤然離去)」

已經習慣了的無奈市民+芳婷:「市長再次作死,慘遭(妻)Javert探長家暴並棄屍於雪地。」

警察先生以為自己錯了的時候:

J:「市長先生,我將您錯認為一名逃犯,請懲戒我。」

V:「你只是盡你的職責,人人都會犯錯,別放在心上。回工作岡位上吧。」

J:「……」

V:「對了,有件事我想和你討論。」

J:「什麼事?市長先生。」

V:「你喜歡手銬嗎?」

J:「...蛤?」

V:「手銬阿,作為懲罰。(微笑) 我一直很想試試把你銬在床上——」

J:「(拔劍)」

V:「等等!冷靜阿!Javert!有話好說!不喜歡可以挑別的阿!」

J:「受死吧!市長先生!」

真正的家暴歌的時候:

J:「終於阿,Valjean。我們再一次見面了,“市長先生”!」

V:「在你像逮捕囚犯那樣逮捕我之前,我有件事要做。」

J:「(瞪)」

V:「給我三天。給我三天去接這女人的孩子!其他我別無所求!」

J:「又是為了這女人!(拔劍)你到底有沒有把我放在心上?!」

V:「相信我!(拔木板)我絕對有!」

J:「那你!為什麼!不和我!討論!那孩子的!事!(揮劍)」

V:「等等!Javert!沒路了!(被逼至窗前)」

J:「分明就是不!尊!重!我!24601!我!討!厭!你!(向前一刺)」

V:「啊啊啊啊啊!(往後跌出窗外,落水)」

J:「滾出去就別回來了!混蛋!Q皿Q (淚奔)」

芳婷在天之靈:「不應該阿,市長先生。(飄走)」

街壘小暗巷幽會的時候:

V:「把那個間諜給我。」

E:「好吧,這個人是你的了。」

「Valjean心聲:什麼是我的了,他一直都是我的。」

V:「親愛的,你真調皮。」

J:「疼死了!這些乳臭未乾的小鬼竟然拿我吃飯的傢伙攻擊我!可以幫我鬆綁嗎?」

V:「……」

J:「Valjean?」

V:「我們好像還沒玩過綑綁play……」

J:「你要幹嘛?別過來!外面有人啊!」

V:「放心,我會很小聲。」

J:「可是我會大聲啊!(被逼至角落)」

V:「我就喜歡你大聲喊我的名字。(逼近)」

J:「別過來!(腳踹)」

V:「嗚噗!(踢中腹部,倒地)」

J:「我!叫你!別!靠!近!我!混蛋!24601!下流!變態!無恥!(一腳一腳踹)」

街壘Boys:「我們在革命,請不要這樣公然家暴放閃好嗎?」

快要結局的時候:

V:「欸?Javert?你是來接我的嗎?」

J:「我記得我好像踹斷你肋骨了為什麼你還可以背著一個人在下水道到處亂爬?(驚恐)」

V:「阿沒辦法啊,這我未來女婿,不救不行。(一派輕鬆的邊聊天邊爬了上來)」

J:「別過來。」

V:「咦你不是來接我的喔?(渾身髒兮兮)(有點小錯愕(又前進了幾步)」

J:「我讓你別過來這是新的制服!(拿著槍的手揮了出去(又是一記漂亮的右鉤拳)」

V:「啊啊啊啊啊啊!(反射性地抓住Javert(掉了下去(三個人都掉了下去)」(小馬應該掛了吧?!?!)

J:「2!4!6!0!1!!!!!!」

V:「好啦不要生氣啦,我們回家洗澡吧~」

J:「(理智斷線)(揮拳的同時氣暈了過去)」

V:「.......真不公平,都沒人扛我。(兩肩扛起兩人,重新爬了上去)」

不再需要跳河的時候:

J:「你知道嗎,24601,你真是煩死我了。」

V:「我也愛你,Javert。」

END
-----------------------------------

祝我生日快樂~祝我生日快樂~

生日還沒過,想說來發篇文好了,雖然這是以前以家暴歌為主題的腦殘對話wwww

真是太謝謝看到這裡的你,沒有因為這東西太腦殘然後就滑掉它wwwww

评论 ( 3 )
热度 ( 20 )

© 一打刺蝟 | Powered by LOFTER